公司相册更多

发布博文职称评审


突围到底只为川藏赛最后一个名额


更新时间:2022-06-22  

  兰州,甘肃省省会、西北地区的中心城市。兰州市区南北群山环抱,东西黄河穿城而过,蜿蜒百余里,具有带状盆地城市的特征,也是黄土高原向青藏高原过渡的地区。

  2017年9月2日,骑闯天路来到了兰州这座美丽的城市,兰州站同时也是2017VAUDE骑闯天路资格赛的最后一战,大量选手为了争取最后一个赞助名额而齐聚大西北甘肃,赛前就展现出浓烈的竞争气息。

  2017年在传骑体育的努力下,将骑闯天路这项最火的长距离极限自行车赛事引入到甘肃,在甘肃举办了体验赛、热身赛和资格赛三场赛事,骑闯天路以其极限挑战的特点和甘肃的魅力风景相结合,让骑友在体验了金昌戈壁滩的烈日灼心,感受了甘南草原的藏地天路,体验了黄河之斌的豪迈壮美。

  骑闯天路来到甘肃,并辐射到青海,宁夏和新疆等地,不仅将一种新的骑行比赛模式引入西北,也间接促进当地自行车行业的转型与发展,同时传骑体育和UCC品牌深入到更多骑友圈内,扩大了知名度和美誉度!比赛中有很多感人的事件,其中甘南站有一位车友骑车过程中膝盖受伤,虽然收容车一直在他身后,但是他婉拒说”我要自己走向终点,我要完赛!”这种坚韧执着的体育精神深深的感染着我们,也鼓励着我们把骑闯天路兰州站做的更强,更好!

  传骑体育欢迎更多的闯爷,闯妹能够参与这项高原自行车挑战赛,感受心底那份坚持!也祝愿即将参加骑闯天路川藏赛的闯爷,闯妹们都能安全完赛,让自己的人生不再平凡!

  日日夜夜、经流不息流向远方的黄河水,使兰州成为一座“有性子”的城市,那滚滚浊浪和阵阵涛声,不仅养育了兰州一方水土,也造就了兰州人豪爽、粗犷的性格,这座城市也因为拥有黄河而愈发地温暖、丰盛。

  赛事得到了厚天救援的大力支持,为2017骑闯天路年度资格赛收官之战全力保障。

  怡宝饮用纯净水是骑闯天路兰州资格赛指定饮用水,赛程沿途设立了3个补给点,一路为参赛闯爷提供健康水能量。

  8:40,比赛准时开始。据悉,兰州已经连续一个星期在雨水中度过,而今天,骑闯天路却在阳光明媚中鸣笛出发。

  一言不合就是干,耿晓辉出发就展开了突围战术,在丝毫不带热身的情况下燃烧小宇宙,这是对自己有足够信心的表现。

  5公里后形成了一支有着8人组成的追击集团,分别是汪鹏、张云琪、马元鹏、王嘉伟、程春伟、李甲龙和程。

  之后大集团也彻底被拉散,每站战况不一样,但共同点是都有着拼搏精神,以及良好的心态,这才能完成骑闯挑战。

  10公里之后,开始出现了三三两两的选手,可想而知前期的拉扯是多么的激烈。

  兰州福马特的老板辛彦红参与了本站比赛,用实际行动证明“不骑车的老板不是好老板”。据悉,他练车最疯狂时风雨无阻出没在兰山二台阁。这些年拿下了各种长途挑战赛的殊荣,今天以“闯爷”BOSS角色角逐兰州站。

  追、追、追,不想被甩掉,于是,加速追击,地处黄土亚高原地区,心率也随之飙升。

  追击集团保持着高速的节奏拉起小火车,但是,一直没法追上耿晓辉,甚至出现被拉大了差距。赛前曾有合力围剿耿晓辉的传言,从今天的赛况来看,想必传言是真的。相传“兰州本土高手会合力保住价值一万元的VAUDE骑闯天路G318川藏自行车极限赛的赞助名额,“同仇敌忾”的战役悄然打响。

  此时比赛已经进行了20公里,主车群经过几次合合分分后,也开启了全力追击中。

  优加健身车队的潘成和范文杰双双从主车群中突围而出,赛后也进入到前十的大名单。

  杨诚骏、蔡磊和Tyler组成的第二追击小队,试图追上第一追击集团,Tyler后因山地车的缘故被抛下。

  第一追击集团在张云琪带动下依旧保持速度,飚速在北环路。他作为兰州骑车圈后起之秀,很多人看好他今天的表现。

  传骑体育的赛事负责人汪鹏也参与了今天的比赛,身处第一追击集团,扮演着统帅的角色。

  在第一追击集团中,王嘉伟居然用山地车“混迹”其中,看来也是一名厉害的角色。王嘉伟先后参加了皖南站、包头站和湖北站。从第一次险些被关门,到今天兰州站取得第四名,一次次地挑战自我、战胜自我,其中所付出的努力不是一般人能了解。

  骑闯天路资格赛以川藏318极限赛为参照,这就不同于其它的业余自行车赛事,开放式变得更需要选手细心来应对道路上出现的复杂情况。当遇到险情时,各位选手都会相互提醒,既时刻传递骑闯天路无兄弟不挑战的精神。

  追击第一集团来到了39公里处,左转后开始进入有着长度21公里的爬坡赛段。

  爬坡无跟骑、无集团可言,在今天的比赛中也是执行一样的剧本。大山的那边就是黄河三峡,黄河三峡蓄势待发,如同今天的各位闯爷闯妹,21公里的爬坡会折磨到怀疑人生。

  张云琪利用出色的爬坡能力开始发力,汪鹏加几脚试图贴上,但处于爬坡很难有效的跟风坚持。于是, 大家眼睁睁地看着张云琪绝尘而去。

  驱车一阵暴走,艰难的追上了处于一路单飞的耿晓辉,此时他面对爬坡赛道一脸的轻松,领先优势已经积累到800米左右。

  45岁的耿晓辉,似乎对长途更胜一筹,上了年纪的车友,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劲,根据自己的节奏越发的强大。小年轻要想破解耿晓辉唯有不断的变速拉扯来打乱他的节奏,但是,首先你得追上他。

  经过8公里左右的爬坡,张云琪已经强势而来,与耿晓辉的差距逐渐缩小。21公里,平均坡度3%,最大坡度7%,最高海拔2500米,纯爬升900米的爬坡赛段,让今天的闯爷闯妹爱恨交加,骑闯虐我千百遍,我待骑闯如初恋。

  马元鹏正全力的埋头苦干追击中,由于进入爬坡段进行了“放水”,经过大力摇车追上了原先的第一集团,现处于第三的位置。

  终于来到了设在47.5公里处的补给打卡点,看到厚天救援的队员正在疏导交通中,大大保障了选手在补给的安全。

  每位闯爷的脸上都呈现出痛苦但爽到爆表的表情,赛后很多选手表示,比赛确实很艰苦,但是能从中挑战自己的体能极限,磨练意志,这就是收获。

  王嘉伟身着骑闯天路绿衫在比赛人群中异常的醒目,这也是能成功抢镜的宝典,这一招华南的车友应用广泛。怡宝纯净水为选手提供充足的水分补充,加水=加油!

  来自赛事指定能量饮料卡拉宝持续为参赛选手焕醒能量,一罐下去满血复活,战斗生命指数表直冲满格。

  在筋疲力尽的时候来一罐,是时候来一罐卡拉宝,艾玛!一下变得高大上了。好神奇,这气势我给满分!

  休整一番后继续进入挑战,进入山区后,壮美的风景让小编放弃了长焦,改用广角,此时唯有用广角才能体现选手和风光的完美展现。

  据说,这条爬坡线路也是甘肃省队的训练线路。这里不同于其它地方的山体,在这里路线上无死角,视线远路面宽阔,很适合平时的骑行。

  21公里的连续上坡,对于喜欢爬坡者来说好似进入了天堂,而对于见坡死的车友则变得犹如经历了地狱般的煎熬。

  继续上摩托车进行拍摄,大家伙看到镜头已经瞄准,于是兴奋异常,哪怕接下来倒地不起,也要继,续,骑!

  经过长达21公里的爬坡,此时大家的门户之见已经放在一边,今天最大的敌人是战胜自己,赢取牛头奖牌和最帅牛头荣誉衫。

  在大岭隧道出来之际,又见王嘉伟。赛后告知小编,今年由于时间原因,没法参加向往已久的骑闯正赛,希望明年能争取完成自己骑闯梦。

  通过隧道后迎来了有着23公里连续的大直道下坡赛道。轻易能上60+速度的下坡,纷纷把一众汽车甩在身后。

  摩托车又追上了汪鹏所在的集团,问明战况后,得知前面有耿晓辉、张云琪和马元鹏在各自为战中。

  连续的一周雨水,让蓄水能力一般的黄土山体出现小范围的山体滑坡,处于领骑汪鹏用手势提醒大家安全通过。

  四人行开始拉起火车飚速在快速道上,汪鹏后来因为抽筋而退出前十名争夺的行列。

  不过,王嘉伟面对镜头,终于按耐不住这颗骚动的骑闯痴心。摇啊摇,摇到黄河大桥!

  突然,被路边的阵阵嚎叫所吸引,看到汪鹏正仰卧在路边由前甘肃省队的王乾,正在为其进行拉伸处于抽搐的大小腿肌肉。

  终于,零距离的看到黄河之水,说好的滚滚浊浪、声势浩大、川流不息、万马奔腾、咆哮而来的黄河之水呢?但是,隐约可以感受到黄河之水来与天际的磅礴气势。

  沿黄河而下,凸显了兰州站壮美的赛道,如要为各大赛区的赛道投票选择,参赛的闯爷们必定会为兰州站投上一票。

  艾玛!汪鹏经过王乾的推拿按压之后“妙手回春”,继续咬牙战斗在骑闯赛道上。

  此时此地已经通过了设在125公里处的第三个补给点和第四个打卡点,终于追上了人数可观的第二追击集团。

  长久以来,兰州市大力发展“海陆空”交通枢纽,最能体现惠民工程的轨道交通1号、2号线正在如火如荼施工中。

  随着突围中的兔子进入北环路,比赛也进入到尾声,张云琪面对后半程一路地抽搐,咬牙艰难地坚持中,面对出现大量的乳酸堆积,稍有不慎就会抽搐而摔车,加油吧少年!

  耿晓辉全程除了在大岭隧道前的坡顶被张云琪追上外,一直处于单飞的模式,当被张云琪贴上后,耿晓辉随即展开了大功率输出再次把对手抛下,以独孤求败的豪情飚速通往骑闯天路兰州站的终点线。

  最终,耿晓辉以5:30:33完成比赛,收获了为之准备半年来之不易的兰州站冠军,赛后豪情万丈,剑指2017VAUDE骑闯天路川藏赛!

  王嘉伟和程春伟牵手通过终点,分别收获第四和第五名。赛后互加微信,骑闯天路又成就了一对“好基友”。

  冠亚季军荣耀时刻,依次为马元鹏(季军)、耿晓辉(冠军),张云琪(亚军)。

  至此,骑闯天路资格赛兰州站就落下了帷幕,感谢传骑体育,感谢每一位赛事志愿者和工作人员,更感谢每一位参加比赛的闯爷、闯妹,骑闯天路因有你们而更加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