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相册更多

发布博文成人中专


【智库半月刊】 人物专访:俄罗斯里海问题特使布拉奇科夫谈《里


更新时间:2022-06-13  

  原标题:【智库半月刊】 人物专访:俄罗斯里海问题特使布拉奇科夫谈《里海法律地位公约》

  《俄罗斯中亚油气市场追踪报告》由石油观察智库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出品,半月刊,每期近两万字。《报告》完全原创,时效性与深度并存,由石油观察智库专家观点和第一手外文资料汇编而成,是了解俄罗斯中亚地区油气市场最新行业政策、公司动态和对外合作趋势的最佳文献参考。欢迎年度订阅或石油观察公众微信号直接购买。

  2018年8月12日,里海沿岸五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阿塞拜疆)元首在阿克套签署了《里海法律地位公约》。俄罗斯联邦外交部巡回大使伊戈尔·布拉奇科夫9月中旬接受了《生意人报》的采访,就长达20年的里法律地位谈判,以及《公约》签署后跨里海管道的建设、美国在里海驻军的可能性等问题发表了看法。

  我认为五国都不会人为推迟批准程序,《公约》是公平的文件。《公约》充分考虑到了所有里海沿岸国家的利益。该文件将尽快生效,以满足各方需求。

  是的。未来几年一些里海沿岸国家将面临大选,众所周知,选举活动在投票前要持续很久,会对国内政治和外交活动产生影响。我希望,《公约》的批准工作不会因此而拖延。反对公约要么是因为误解其所解决的问题的实质,要么是国内政治反对派在制造问题。

  我希望,俄罗斯的政治力量能够认真研究这一文件,如果他们产生某些疑问,外交部将很乐意给出答复。

  自《公约》签署已经过去1个月,现在您是否可以公开此前到底是什么阻碍了这份文件的通过,为什么谈判持续了20多年?

  我们根据相互协议在保密模式下进行了谈判。自觉避免通过媒体评论彼此的立场。这种做法本身是合理的。坦诚的讲,我并不认为目前需要公开所有讨论情况,重要的是,我们成功达成了共识。

  2014年9月在阿斯特拉罕举行了第四次里海峰会,这次峰会在最终文件出台方面取得了突破。各国总统通过了一项政治声明,实际上其中简要制定了《公约》的框架。这成为进一步进行谈判的重要动力。工作进程确实加快了,我们连续四年获得了巨大的成果,这要比过去十年多得多。2017年12月,各国外交部长齐聚莫斯科,他们最终就所有条文及难点达成一致,本质上,他们已经准备签署《公约》。

  我并不隐瞒,在莫斯科的外交部会议和阿克套峰会期间,《公约》的命运曾令人担忧。但各国领导达成互信,并了解对所取得成果的总体责任,确保了阿克套峰会的成果。

  《公约》生效后,1921年和1940年的苏联-伊朗条约将会怎样?他们是否会被废除?

  不会,这些文件不会被废除。至于其中里海的部分,自然是以新公约为主。1921和1940年的条约不止提到了里海,还有双边关系的其他方面。这部分当然会继续生效。

  《公约》并未就里海海底边界划分问题给出完整清晰的说明。文件只提到,根据相邻及相对国家达成的协议,结合公认的法律原则及规定,确定里海底部及矿产资源的划分界限。这是否意味着,关于里海南部矿产资源划分这样有争议的问题并未在《公约》中得出结论,而将由各国自行解决?也就是说,实质上,这种令人头疼的问题并未得到解决?

  我并不同意您的看法。正如我所介绍的那样,《公约》只是明确了里海海底和矿产资源的划分原则。目前,五国确认了这种方法,按照这种方法,1998-2003年对北里海进行了划分。我所说的是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间达成的协议。北方制定的规则为解决南方问题提供了方法。但双方及三方需要就里海南部实际情况达成一致。

  《公约》中还规定,里海沿岸国家可能在未获得五国共同批准,而只在管道所经国家达成协议的基础上经里海海底铺设管道。目前自土库曼斯坦到阿塞拜疆的跨里海天然气管道正在筹备建设,此前俄罗斯坚决反对建设该管道。但在《公约》签订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通过了《跨境环境影响评估议定书》,按照议定书的规定,各方将协商一致通过决议,若有疑问,任何一方都可以冻结管道铺设。对于像跨里海天然气管道这样的项目,这是一种叫停的“阀门”吗?

  您已正确将《里海法律地位公约》及《跨境环境影响评估议定书》结合起来。事实是,《公约》规定,如果项目符合条约中对环境的要求和标准,包括关于保护里海海洋环境的框架公约及相应的议定书,各方可以铺设干线管道。

  您提到的《跨境环境影响评估议定书》在这一关系中非常关键。这一协议巩固了五国中每个国家参与全面生态鉴定的权利,即使在可能影响里海自然环境并对其造成损害的此类海洋活动的设计阶段也是如此。从海岸一端将油气运至另一端的项目自动受这一议定书的约束。

  在《公约》达成最终一致的情况下,去年,各国部长商定,在《公约》签订前,或在签订《公约》的同时签订《跨境环境影响评估议定书》。所以联系是显而易见的。

  也就是说俄罗斯会担心,跨里海或其他输气管道对里海生态产生负面影响,俄罗斯是否会冻结这一项目?阿塞拜疆和土库曼斯坦两国是否会不顾其他国家反对决定铺设管道?

  这种情况不仅被排除在《里海的法律地位公约》本身之外,也被排除在保护海洋环境的框架性公约之外。各方有义务达成协议,并“通过协商、谈判或是其他和平手段解决争端”。我相信,没有任何一方会不顾一切与其他方对立。

  俄罗斯及其他里海沿岸国家已经在里海铺设了上千公里的不同种类的管道,包括国内油气田和跨国油气田等。这些技术性管道的数量只会不断增长。至于干线管道及跨里海管道,我们目前还没有建设计划。

  也就是说尽管《公约》会正式简化这些项目协议,如跨里海天然气管道,但不会自动实施,此类项目还需根据《跨境环境影响评估议定书》与五国协商一致?

  俄罗斯目前正在里海积极发展自身的军事力量。同时,一些数据显示,除此之外,还讨论了划分里海水域的想法,以将俄罗斯舰队封锁在俄罗斯的里海区域。这是否是由区域外国家推动的?如果是,这是否能够防止军用船只在里海随意航行?

  至于您的里海水域按照国家划分的问题,俄罗斯联邦从一开始就反对这样,并提议划分海底,水面由五国共同使用。在谈判某个阶段,我们与合作伙伴直接会面,并同意所有沿岸国家都应拥有15海里宽的国家主权水域和相邻的捕鱼区,这些区域以外的水域为公共水域,对于所有里海沿岸国家而言,他们在国际上拥有同等的航行权,并享有在海洋活动的权利。

  至于在里海发展舰队,所有国家的利益都同样受到尊重,包括俄罗斯在内。您需要注意的是,《公约》应该与防止里海冲突事件的协议一起执行,这些协议是根据俄罗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倡议,在阿克套的峰会上签署的。

  两份文件将保障海军舰队发展的自由,及军用船只在里海沿岸国家领海以外的航行和活动。在里海沿岸地区及在经济活动密集地区制定了船只行为安全规范。在这种情况下,各方达成一致继续完善在里海海军领域的信任措施。所以原因就像您说的那样,我并未看到里海舰队被封锁。

  在里海形成了一些合作机制,《公约》签署后,将在该机制框架内运作。峰会成为里海沿岸国家领导人之间不可分割的互动形式。按照达成的协议,外交部、运输部及经济部部长,及里海港口政府代表将定期举行会议。在五国外交部门的领导下,将成立高级别工作小组,这个小组将在11月举行第一次会议。

  工作组的首要任务是就里海建立直接基线的方法制定协议,并根据该协议划定主权水域和捕鱼区。

  《公约》中规定的协商结果并不损害任何国家的利益。谈判完全是在公平和互相尊重的气氛下进行的。是的,每个国家对《公约》是什么样子有自己的想法,但最后我们达成了共识。没有人是输家,所有国家都是赢家。

  1990年-1994年在苏联驻联邦德国大使馆(后为俄罗斯驻联邦德国大使馆)工作。

  2012年8月起任俄罗斯同独联体国家划界问题俄罗斯总统特别代表、里海多边谈判俄罗斯代表团团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